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逍遥的博客_____精绘人生

创造新生活,活出新精彩!广交天下友,共享人间乐!

 
 
 

日志

 
 

《失去的年华》11  

2016-01-09 17:29:02|  分类: 转载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庆祚同志的自传连载)

卷一:往事如烟

 二 步入大学殿堂

 加入“红卫兵”

自此,全国五花八门的“红卫兵”组织风起云涌。山师为主的就两家,一是“红旗红卫兵”,于 1966 6 3日以后,率先成立一步,由学校统一发放了军装和红袖章;多为参加六三会议的骨干分子,带有“官办”与保守的味道,我们称他们为“保皇派”,是因为他们维护文化大革命最初一两个月的基层和地方领导。在党委或者工作组领导运动的时候,这些学生是受信任被器重的“左派”,是“破四旧”的积极分子。他们受“血统论”影响较深,鼓吹“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二是稍后一步成立的“文革串联红卫兵”,纯属“民办”,大多由没有参加六三会议的人组成,自称“响当当的造反派”,造反派红卫兵最突出的特征是“炮轰”党政领导和批判血统论。在运动的最初两个月,被领导运动的党委或工作组批判、冷落,有的是被当作“反革命”、“右派”、“假左派、真右派”的学生。当然还有一些坚持中间路线,甚至受到血统论的歧视和压抑,两派都不愿参加的人组织了一些其他名堂的卫兵。到 1966 年底,保守派全面瓦解。造反派已经发展为学生中的多数派,成为红卫兵运动的主流派别。我发现近期的有些研究红卫兵运动的专家把造反派称为最高领袖指挥的平民子女造反者。红卫兵运动到 1968 年底,寿终正寝。其寿命延续了两年多的时间。

    一看就明白,我属于哪一派了。我在同派观点师生的簇拥下,当上了“文革串联红卫兵地理分部”负责人。其主要任务是搞“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开批判会,批“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千方百计分化瓦解对方红卫兵组织。在大革命的逐步深入中 ,得知在运动刚刚开始的时候,党组织曾经给我们“排过队”。按照五七年“整风反右”和五九年“整风补课反右倾”的传统,要认真细致地给群众“排队”,划分“左中右”,随时都要掌握斗争动向,依靠坚定的左派,团结争取中间派,分化瓦解孤立打击右派。当时我们把这个东西说成是“黑名单”,担心装入个人档案。因为我们在“六三会议”的动向中,早已嗅出一点味道,觉得在这个名单上名次不会是靠前的。我们千方百计对当时的当权者施加压力,但是都未用越轨的过火行动,最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交了出来。当然我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排名,一看是“中右”,还不是“右”,然而名单上只有“左”和“中左”、“中右”,虽不是“右”,仍然属于最后一类。在高中时,我曾经是双料的“三好学生”和“模范团员”,怎么事隔一年就判若两人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反复地寻找着产生问题的原因,最后我悟出了这样一个理由 : 上高中的时候,学校还拿我们当孩子对待,一上了大学,就是彻底的成年人了,就应该有个左中右的名分了,五七年反右不就是在大学生中抓了一批右派吗?家庭出身决定了我的性格,按照我的个性,从小不大被人看好,性格不太活泼,可以说有点孤僻。不事张扬,有暗自奋斗的精神;不攀高枝,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冻死不烤灯头火,饿死不吃嗟来之食”,未免有失偏颇,还有点自吹自擂之嫌,但是,在我的骨子里是有些这种元素的。只顾低头拉车,不顾抬头看路。纵观我的一生,虽然并没有严格给自己界定“座右铭”,但是总有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我的行动。党对我有非常重大的恩情,我对党有无比深厚的感情,是深深扎根于脑海的,我第一批交上入党申请书就是明证。但是我又把三天两头往党支部和政治辅导员那里跑,误认为是走“上层路线”、“动机不纯”、“抄近道走捷径”、“华而不实”等等,视为不良行为。因此,说我“不靠拢组织”恐怕也算不太大的帽子,给个“中右”,还比较符合当时的“党情”,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没有了“斗争对象”那可是党的重大损失。我们四个“中右”,除有一人出身成份偏高以外,三个都是这样的德性。这样一分析,答案就完美了。我这个人不欺负别人,可是也不太爱吃气。然而不吃也得吃,吃气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随着中央《十六条》的发布,学校里的烈火迅速烧向了社会。红卫兵运动带动了全社会的参与。青岛发生清洁工人用大粪汤浇灭三大院校大字报,并围攻大学生事件,济南的大学生闻讯前去支援,开去一个专列,我也带着部分同学去参加。集体参加了批斗市委书记的大会,事件基本平息。青岛的各个阶层真正被发动起来了,到大街上看新闻听动静顺一天晚上,我和姚铭业等同学出去散发传单,其内容无怪乎是声讨青岛市当权派,支持三大院校的内容。在一个十字路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在我的耐心宣传下,人群离去了。此后,20 来天,基本没有作为。等回到济南,“破四旧”也结束了,没有参予去老干部老教授家翻箱倒柜找四旧的行动。秋前,对立面的红卫兵被我们这一派“攻克”(用文斗没用武斗)瓦解了。

多数人参加到我们的组织里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