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逍遥的博客_____精绘人生

创造新生活,活出新精彩!广交天下友,共享人间乐!

 
 
 

日志

 
 

《失去的年华》7  

2016-01-07 16:13:43|  分类: 转载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庆祚同志的自传连载)

卷一:往事如烟

一 乡 愁

 

忐忑等待

 

    高考不算理想,一出考场我就发现数学错了两道大题,这两道题都会做,纯属粗心,第一道题是我上了出题者的“当”,计算结果是 AB 两地的距离,我脑子没有大拐弯,把地球上的两地当成了直线,应是弧线才对。另一道题是解析几何范畴的题,把应在二象限的一个椭圆划到了四象限,只是(-x,y)和(x,-y)之差。多年以后,知道这俩题丢掉了 30 分。实际上我当时距离国家重点院校的录取分数线,只相差 3 分。我认为,这两道题可能断送我的大学之路,回家倒头睡了 3 天,坐卧不宁,寝食不安,家里又没有什么好

吃的。于是我到矿上去找我三舅,煤矿上有好饭吃,住了几天。

    回家刚进生产队地边,露头就被当队长的哥哥批评一顿:“平时上学不挣工分,放了假也不知道干活。”因为队长哥哥是我的近门,言外之意,你是靠队里无偿分给你口粮的,五保户待遇,上学不干活,人家不会有意见,可是假期里你应该干两天,挡一挡大家的眼。我完全理解队长哥的批评,无话可说。

    我要是考不上大学,该如何生存呢?一个假期,我反复地拷问自己。一个什么农活都不会干的懒学生,破屋烂院,光杆司令,怎么能以撑持起一个家庭?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生不知做过多少同类型的惊梦,高考的时候拿到试卷两眼一模黑,什么都不会,那种悔恨自己没有好好学习才沦落到这个地步的懊恼,直到现在,还常常在梦中惊醒。高考放榜的日子到了,第一批是国家重点院校,我抱着侥幸心理去看一看,结果没有我的开胡。第二批放榜就是省重点了,我怕再没有我,那脸就没处搁了。我索性未去。没过几天,石横村的昌玉荣和中高余村的刘廷汉两位同学来给我送通知,一看是山东师范学院(山东师大前身)本科录取了,没法形容那种喜出望外的心情,我留下他俩吃饭。叫来一位嫂子,来处理那块在墙上挂了多年的“结余”——一块多次宴客已经切到尾巴的咸鱼,切成玉米粒大小的鱼块,滚上厚厚的面糊,用油(油罐子里不过二两油)一炸,就着面

条(自然无酒)宴请了两位客人。他俩前者考入山东农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外贸局曾任副局长兼高级经济师。后者考入山东工学院,曾任石横特钢厂高级工程师。

    饭后我领他俩逛了一下西山,登高远望,游目骋怀,心旷神怡,可谓是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俯瞰生我养我的村落,马上就要与她逐渐陌生了,心里不免一酸。但很快就被一种走出小山村,奔向大城市,施展自己雄才大略的愿望所淹没了。

     接到上大学的通知,生产队的农活我不再去干了。我首先去了姥娘家,接着又到了两位姐姐家,我接回了二姐,给我准备上学用的铺盖和衣服,上中学时那被尿过千百遍的被褥自然应当淘汰,姐姐把她在家为闺女时都舍不得用的一铺一盖做了我上大学的“嫁妆”,衣服除了拆洗一遍以外,基本上保留了“原装”。我用家里存放的口粮换了几十斤粮票,剩下的结余嘱咐姐姐带回婆家,因为这时的姐姐家是我亲戚中最穷的一户,粮食普遍不够吃,她家还要加一个“更”字,家里增加为 6 口人,身上还怀有二胎。可是姐姐没有舍得带回自家,便送给了大伯家。

   在村里,我没有张扬,没有邻里之间的弹冠相庆、举杯祝贺与夹道欢送的场面。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可能有好多好多的兄弟爷们姊妹娘们不知大学为何物。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