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逍遥的博客_____精绘人生

创造新生活,活出新精彩!广交天下友,共享人间乐!

 
 
 

日志

 
 

《失去的年华》5  

2016-01-06 14:01:25|  分类: 转载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庆祚同志的自传连载)

卷一:往事如烟

一 乡 愁

 

困难初中

    三哥因为被招了工,没有参加考试,我考上了。1960 3 月入校。一进学校我就在这两个班里寻找那位女同学,发现她没有考上。时间一长也忘记了她的名和姓,好像还影影绰绰记得她是马房村的,又像是姓贾。每逢想起,我总是惦记着这位“恩人”,直到最近我还在打听她的下落,不是村不对就是姓不对,还是对不上节。不知道她现在生活得怎样?但愿她过得比我好。

    刚刚上中学的时候,带着户口上学,当时知道不吃工分粮(又称农业粮)了,要吃供应粮(商品粮)了,尽管定量不高,可是捞着白馍馍吃了。这时真有一种一步登天的感觉。我是本村的第三位中学生,和先于我入学的另一位亲叔伯哥哥周末同来同往,这个小山村的三位中学生,第一位是城祚,第二位是县祚,竟是一个爷爷的孙子,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感。我俩一路说笑着打闹着,在路边的小河沟里捞鱼摸虾,还用盛咸菜的罐子装回家,倒在本村的小水库里。从此这个小山庄破天荒的有了鱼,等人们发现时就有二三斤的了。路上,还偷偷地钻进地质勘察队钻井棚里,探探虚实。还经常

看到一些身穿蓝工作服,头戴太阳帽,脚蹬牛皮鞋,手拿小铁锤,三五成群的地质队员在山地活动,总是又好奇又羡慕地评论一番。我在作文题《我的志愿》一文中,就把将来定格在当一名地质队员上。因为感情充沛,发自肺腑,受到语文老师乌汝颜的好评,至今还记得乌老师把我这篇作文做为范文讲解时的一句话:“就像小钢炮一样,震人心弦。”

    我拿起白馍馍,还有净面的玉米窝窝,学生的菜碗里看见了油水。然而当时的农村,经过“吃食堂”,砸锅卖铁“大炼钢铁”、“大跃进”两年的折腾,过了一段“共产主义”生活。随之而来的就是用吃糠咽菜迎来了“三年自然灾害”。母亲在我刚刚入学的时候病故了,大姐回到婆家,家里只剩下了受苦受累的二姐。我扎紧腰带,每天节约一点,周末给姐姐带回吃一顿。我村有位小商贩,常来赶湖屯集,每逢集日哥哥带我去集上找他给家人捎点熟食,尽管有时稍不够数或者……但我们都没有计较过。还有的时候,周六中午发大包子,我包起来一路小跑给距学校 6 公里的外祖母送去。

下半年开始,供应粮大幅减量,吃不饱了,学校就让学

生去挖野菜、扫树叶带回伙房加工充饥,每个周末回家,班主任老师布置任务:“带回十斤干树叶子。”学校操场上树叶子堆积如山,学生轮流帮炊,去粉碎、过筛、淘洗,然后放进蒸笼,上面撒上一些盐,再薄薄的撒一层玉米面。蒸熟之后上秤分到班级,值日生再论碗量给学生。稀粥汤越来越稀,基本不见粮食面的影子了,三分钱一份的菜也变成了咸盐菜汤。学生得了水肿病。天天是饥肠辘辘,嘴馋得像梆子。为了吃一两顿好饭,唯一的办法是装病。我曾经试用过两次。享受的是玉米面的糊糊和里面煮着的两个小饼子,根本吃不饱,只不过是改善一下生活而已。

     学校里经常组织学生们去帮助农村过麦过秋,能让学生脱离劳动,从中接受锻炼是其主要原因,同时也是让学生到农村吃几顿饱饭。过麦的时候,生产队管饭,以面条为主。开始吃饭,不懂行情,上去就盛一大碗,天热,面条更热,喝的太慢,等再盛第二碗的时候,没有了。于是改变方法,先盛半碗,三下五除二,很快下肚,赶忙再盛第二碗,满满的,肚子饱饱的。1961 年春天,到涧北村帮助春季生产,春天农活本来不多,我们却在村里呆了一个月。

一天晚上,集合学生到沙庄小学开会,不用说,一开会我就睡觉了。当宣布散会时,我睡懵了,还记得是出去屋门又返回屋里,抢了个地方又睡着了。一觉醒来,我发现屋子里院子里就只剩我自己了,到处一片漆黑,吓坏了。在院子里,我听到一间屋里有女人的说话声,我不知道喊谁为好,就大声叫起我一位男同学的名子,里面的人一跟我搭话,问明我的身份,她们赶忙起来,把我送进了就近的学生驻地,进去屋子知道,这里不是我们班的同学,他们是三级一班的,我们是二班。送我的是小学的女老师。他们给我调剂了一个铺位,我躺下说什么也不敢入睡,怕尿床。不长时间,我班的同学去找我,我还不好意思地装睡着,早晨天一亮,我自

己溜回驻地。当年暑假,学校里组织学生去挖高压电线杆子坑,一立方两角钱,要下挖 2.2 米深,我一听有了挣钱的门路,便积极报名,拼命挖了二十几天没有回家,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一个子也没见着。

    二年级暑假(1961 年),国家实在拿不出粮食了,要把学生户口迁回原籍,口粮问题转嫁给了农村,并放了一个学期的长假去自救。到第三年初春,我们还有三个学期的课程,学校里计划让我们延期毕业,好赶上下一年的暑期招生。突然,学校接到县里的通知,提前随上一级毕业。临时把我们更改为二级五班和六班。一年半的课程要在一个学期之内讲完,老师们别说是讲了,就是上课光念课文就没有念完,活马当成了死马医,就这样打发我们毕业了。

    初中我们这两个班,实际在校两年。国家正三年

自然灾害时期。在校期间几乎全是半日制,搞生产自救,搞勤工俭学,学校正在扩建,为了节约资金,砖瓦灰沙石加上伙房里的烧煤,都是学生们用一种原来是 2 3 头牛拉的木轮大车拉进去的。这种大车之所以能借到手,多亏学校驻地是一个当地有名的大村,有 5 个自然村组成,统称为湖屯。这些村里过去有些大户,只有大户家才有的一种交通运输工具。25 人拉一辆,一个班级拉两辆。即便是过周末也不例外。到周六晚上,学校还要下达拉回两车河沙的任务,同学们相互议论,几乎都是闭着眼睛,半睡着拉车的,往往拉到天亮,再回家去带粮饭。精神的作用,回家还是有蹦有跳的,下午回来往往就累得走不得路了。记得有一次,为抄近路路过一个村的麦秋场院,走到场院中间,突然不动了,在场里干活的的社员都看傻了。正在七嘴八舌的时候,我一睁眼发现自己在这里站着睡着了。人家问我怎么回事,我支吾说:“头晕”。还有一次出现过一个大事故,我们班拉着重车过一个漫水石桥,既便于流水,又便于走路,因此设计为凹面。人一到水里,阻

力让脚步突然减速,车却因为下坡惯性急滑,驾辕的人撑不住劲,撂下了车杆,把杨建一同学压在了车杆底下,受了伤,幸亏没有被车轮轧过。

    我们两个班,加上比我们早半年的 4 个班,一共 6 个班一起毕业,我的数学考了第一名,成绩是 99 分,全文刊登在面向学校办公区的大黑板上,学校里还专门写了一个表扬前言。考得这么好,我也不知道是怎样来的灵感,对我的表扬,感到悠然自得。

初中开始我有了助学金,享受比烈属子女仅次一等的生

活补贴,一直到大学毕业我没有交过一分钱的学费,而且夏天和冬天到来之前我都享受一份换季衣服补贴。我是党、国家和社会培养大的。农中那段因交不起学费而逃学的故事,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可以忽略不计。

    一直以来,我有一件事情耿耿于怀,怪罪着我的班主任老师。那是 1960 年春天,我们刚刚开学,我母亲病重的厉害,还多住了一天,回来后他免去了我的学习委员职务,改任数学课代表。没过几天,母亲去世了。我不知道老师当时的想法,不管他是为了树立权威还是为了抓学习,他可能做得不妥当,

或许我们没有充分沟通交流想法,或许是一种因缘。毕竟我也未经老师同意还是私自离校看了我的母亲,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应该无憾了。老师虽然撤了我的学习委员以示不请假的惩戒,不还是让我担任数学课代表吗?在我母亲去世后,他内心或许也应该存在一些忏悔,也许碍于师道尊严没有表达出来。到毕业时,全班只剩下 38 名同学,仅仅有 5 名女生。经与董吉昌同学共同辨认,还能认出照片中的 36 位。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