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逍遥的博客_____精绘人生

创造新生活,活出新精彩!广交天下友,共享人间乐!

 
 
 

日志

 
 

《失去的年华》4  

2016-01-05 10:46:05|  分类: 转载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庆祚同志的自传连载)

卷一:往事如烟

一 乡 愁

头脑聪明

我只有一个突出的特点,也算是骄傲的资本,就是头

脑比较聪明,村里人都夸我“好学问儿”,同学夸我是“化学脑袋瓜”说来也有点先天性。我上小学只有 5 岁,年龄最小,一学就上路,写毛笔字,打算盘,下棋(农村流行的“夹子”,“大花 ",“二郎担山 ",“茅屎眼”,“九联”)等等,我都不在别人以下。上四年级的时候,我们那个私塾出身的老师,对算术整不明白了,我能行,我一边自学,一边教同年级的同学。

高级小学时,那年我才十一岁。离家八里地,需要住校,班主任老师经常让我用粉笔登写学校里那块最显眼的《黑板报》,就是因为字写得好。

    1958 年,考初中时出了意外,当年没有考上。随后又去报考中专,还是没有考中,有道政治题问‘三面红旗’是什么,我回答的是“党旗、团旗和队旗”,自己也知道不对,然而又想不出正确答案,只好胡编。出来教室,只见教室侧面的黑板报上赫然写着“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万岁!”和我一起去考的族侄尹承法看后大笑起来。接着,村里推荐我去上公社的“红专大学”,年后转到“农业中学”,因为交不上学费,被老师训斥回家了。这是我求学路上的“走麦城”阶段。

    回家后,转眼到了 1959年冬天。公社修建养猪“繁殖场”,我作为一名劳动力,参加扒掉石横村城墙(这里有城墙,质量还很好,据说原来这里曾经是县城的初选地,后来被“落选”了)、拉车运料的劳动大军。就在这时,我在城门楼上看到一则张贴的“招生广告”,县教育局决定在第五中学(湖屯公社驻地)招生两个“春季始业班”,属于全日制正规中学。我欣喜若狂。立即回家找到我曾经一起读过农中的叔伯三哥,决定一起去考。

    报考要通过一条重要“门槛 "。这条门槛就是要限制在校学习的农中生,必须要到原高级小学去写一份证明信才允许报名,这时高级小学和农业中学是并在一起的“双胞胎”,我犯难了。因为我俩都是北大留完小(那时称呼既有初级小学又有高级小学的学校为完全小学)和北大留农中的学生。我为逃避学费离开农中之后,三哥也辍学了,虽不属于在校生,还怕老师从中作梗。而且农中班主任正是我高小班主任的儿子,我要去写信,透了簧不就砸锅了吗?思来想去,还是不能去惹麻烦。于是我们弟兄俩就异想天开地去了另一家高小(石横高小)写证明。走到学校门口,不敢进去了,空口无凭,又没有认识的老师,谁来给我们作证呢?我们呆呆地站在那学校对面的墙根里,没了主意。真是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空虚感。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只见一个女孩从校门口兴致冲冲地走来,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开了证明出来的,我俩使了个眼色就迎了上去,赶忙搭讪问清事实,用临时编的一个假话说我们的毕业证丢失了,开不出证明信,我们能不能在你的信上填写上我们的名字?小姑娘可能第一次遇到两个小男子汉这样中肯的请求,便爽快的答应了。哥哥说你的字写得好,我便在她的名字上下分别添写上了我俩的名字。这时已经接近中午,为了赶时间,防走散,没有歇脚,在路上啃着自带的菜饼子,第一次和陌生异性一起走路,皲的双方都没有多说话,还一路担心露出马脚,东窗事发,憋住气急匆匆的赶往报考中学,负责报名的老师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认真审查,

轻易过关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