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逍遥的博客_____精绘人生

创造新生活,活出新精彩!广交天下友,共享人间乐!

 
 
 

日志

 
 

《失去的年华》23  

2016-01-13 16:08:18|  分类: 转载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庆祚同志的自传连载)

卷一:往事如烟

不祥之兆

转眼又到了 12 月份,已有了对我们分配的消息,连队工作开始扫尾。总结表彰在所难免,连队要求各排推举受团部嘉奖的指标,我们四排全票推举我。我参加了连部扩大会,指导员主持会议,研究确定上报嘉奖名单。开头就来了一个“倒扒皮”,从四排开始,指导员首先发话:“四排上报的是尹庆祚”, “老尹,你干得不错,我看,你也是共产党员,荣誉面前就别伸手了。”说后他把脸转向了我,让我表态:“老尹,你说行吧?”指导员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神经顿时敏感了起来,在这种突然袭击的情况下,我只能违心地回答了一个字:“行!”接着又往下讨论,三排二排一排,一路顺风,指导员“正确引导”。到会的人也用不着发言,只是点头通过。我觉得越来越不对味,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在指导员宣布散会的时候,我说了一声:“不能散,我还有意见。”接着是一阵陈述,揭露了今天会议执行的是双重标准。你们应当抱着对我负责的治病救人态度,明确地指出我的缺点错误,不应再让这些毛病带入社会。

    不用说,我的一番话,出乎了连部的意料,因为部队上是特别强调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的,一时间,指导

员懵了,不知所措了,会议一片死寂,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响亮的声音。不知道沉默了多少时间,一排长出来解围:“老尹,散了会你单独找找指导员吧,省的耽误大家的时间。”遭到了我的一顿驳斥。我说:“那不行,在这里一人一句话帮助我,能赶上指导员一个人说半天。”又是一顿沉默。

我心里明白,不能受嘉奖的原因,不在我的工作,更不在我的锻炼有问题。我想到了可能与“清查 516”有关,在场的人是无法讲清楚的,好吧,不难为大家了,实际上最后由我宣布了“散会。”

    没过几天,分配方案下达,我被分配到北三区之一的德州地区,大约在 12 20 日左右,由副连长带队并带着我们

这些人的档案送到德州地区分配办公室。很快得知,和我的未婚妻柳桂兰一起分到宁津县。

    柳桂兰提供的信息非常关键,说我们连是拿我当“特殊人物”分配的。我们做了简单分析以后,认为档案材料到达

县里肯定滞后,凭借着我俩的政治条件,还能抢先分配个好地方,于是马不停蹄奔向汽车站。公共车还没有关门,我的大学同班同学董连奎既恋恋不舍又欲言又止,我大声说:“有话快说,车要开了!”他仍然吞吞吐吐,因为他面临的是一个政治泄密问题,在那年头弄不好要犯“罪”的。车真的要开了,在徐徐前行中他扒着车门子不得不说出实情:“注意!副连长说你是 516。”车刚要关门,我大声回话,“知道了!”他怎么听说的?在他断断续续的几句话中理出了头绪。因为他给副连长提了一个要求,希望与我们俩分到一个县里,他那时还是单身,能离得近一点好互相照顾。副连长十分严肃的对他说:“你了解他吗?他是 516.”一年半的军恳农场生涯到此画上了一个句号。对我来说,这个句号很不圆满。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