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逍遥的博客_____精绘人生

创造新生活,活出新精彩!广交天下友,共享人间乐!

 
 
 

日志

 
 

《失去的年华》21  

2016-01-12 10:19:24|  分类: 转载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庆祚同志的自传连载)

卷一:往事如烟

 

二 步入大学殿堂

告别老同学

第二天就要离校了。离校,我自然没有忘记高中的老同学吴奎贞,在山师,肥城就我们俩人,她在中文系,长我一

岁,我一直当大姐姐对待。文革中,观点不尽相同,不像我那样“以阶级斗争为纲”旗帜鲜明。除了有老同学来,我们俩一个打饭一个买菜,一起招待外,也很少跟她联系。外出串联的时候,她带一位女同学去找我辞行,当说到怎么走的时候,她说“先乘火车去上海再……”我没有等她说完就追问了一句:“坐火车还能串联?”话语非常严肃,她那位女同学不无伤感的说:“你这熊同学!”

    在文革前,学生食堂是集体伙食,8 人一桌,白面馒头,菜里顿顿有肉和鸡蛋,那时每月 15 元的生活费是蛮可以的。

定量不够吃的可以再补充玉米面或者地瓜面的窝窝头。文革后,正常生活秩序被打乱,学生食堂开始使用饭菜票,这时男同学的饭菜票就感到有些窘迫,奎贞同学没有忘记我这个从小没有父母的苦孩子。她总是尽可能制造点结余,每相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塞给我一把,有时还夹有从家里带回的粮票。加上我和柳桂兰确定下恋爱关系以后,自然她结余的饭菜票也进入我的私囊,她的父亲还每月资助我 5 元钱。这时的我,有两人的饭菜资助,还有每月 5 元钱的助学金,我手中变得逐步宽裕。有了部分闲钱去购买安装无线电收音机的电子元件,组装了七八台收音机。夏天买了一件柞蚕丝的半袖褂,秋天增加一件的确良中山服。我记得还有一条新裤子,在洗第一水的时候我打上肥皂糟起来,一忙塞进了床底下,后来寝室内老是有一种怪味,我恍然大悟,是那条裤子泡臭了。等洗出来,蓝裤根本就不是蓝的了。冬天再借助部分救济款,置办了一件里表三新的棉大衣。原来的那股穷酸劲一改常态,奎贞大姐的帮助功不可没。

   毕业了,我们要到农场锻炼。此时她的男朋友、我们高中的同学张言荣,也是我五中的校友来了,我去看望他。言荣也是一个苦孩子,母亲去世较早,也没有兄弟姐妹,独子一人,与父亲艰难度日。他很争气,考上了天津民用航空专科学校。这天来要带奎贞去部队的内蒙古白塔机场工作。要告别大学生活,各自奔赴各自的分配岗位了。天很热,面对时,有许多感谢的话,并没有多说,我就匆匆离去了。就这样离开了母校之后十年中,各自工作生活的不够轻松,联系自然也很少。

事也凑巧,我是 76 年春调回肥城,他俩在 80 年初调到泰安的山东水利专科学校,后来都成为山东农大教授。交往的机会日渐增多,他们回老家时,我们都会相聚,我们也经常去泰安做客,过从甚密。在多年以后我的下海生涯中,又得到他俩的赞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七天的时间,从得到信息,签订合同,筹集资金,租赁设备,招兵买马,到开赴工地,“鬼使神差”一般,最大的动力就来自于他俩的慷慨解囊,一下子拿出 6 万元现金。我们当时的结余也不过是 1.8 万元。还有工地活动板房,民工睡觉的被褥,桌椅板凳都是他俩供给。

    工程施工完毕,债务纠纷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言荣陪伴左右给我坚强的支持,很令我感动。下海一炮打响,初战告捷,他俩记下头功。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